loading
Loading ...

校長之聲

  光與藝術文化的復興       校長 平田織佐   

  我們希望與你們一起創建一所嶄新的大學。
  自明治時代(1868-1912年)以來,日本的眾多大學培養出的人才成為國家繁榮的基礎。
  戰後,為了地區的經濟發展和社會的穩定,許多公立大學紛紛成立,培養該地區所需的人力資源。
  然而,我們現在所追求的新大學是能給社會增添活力的大學,是讓人內心充實溫暖的大學,是擁有智慧,能夠吸引來自世界各地精英的大學。
  這不僅僅是指培養現階段地區所需人才,我們也許更需要開辟地區未來的人才。

  観光業是日本為數不多的增長產業之一,但如果只限於經濟效益,其價值就會減半。 如果全世界的人都訪問日本並愛上這個國家,並且日本年輕人也走出國門,體驗不同的他國文化並結交世界各地的朋友,這將是對和平的巨大貢獻。
  我們的目標是成為一所讓社會快樂、讓地球快樂、引領世界和平的大學。

  "光 "一詞來自於中國古典文籍中的 "國之光"。 然而,地球上幾乎沒有任何自己發光的物質。 將光芒照射到物體上可以說就是藝術的作用所在。
  這所新大學將是日本第一所將藝術文化與観光相結合的大學。


  人類似乎是想看到看不見的東西的生物。
  五十一年前,日本人在烈日下排隊三四個小時,就是為了看阿波羅12號帶回來的 "月球石"。 當時,日本人對世界博覽會充滿熱情,在那裏他們可以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文化遺物。
  如今,我們與世界其他地方的距離縮短了,信息可以通過互聯網即時獲得。
  観光業僅僅是 "光旅遊 "的時代已經一去不復返。我們現在可以看到一切。
但仍有一些東西是我們看不到的。
  它是人類的心。
  藝術把那顆心的各種喜悅、憤怒和折射,變成了顏色、形狀、聲音和文字。
  藝術更新了熟悉的風景。
  它使具有不同價值觀和文化背景的人聚集在一起。
  "藝術文化観光 "的作用是將人們與戲劇、音樂和藝術通過観光聯系起來。
  我們希望與您一起創造,使盡可能多的人能夠接觸到優秀的藝術文化,並使其成為地區社會的驕傲。

  2020年,世界遭受了一場我們從未經歷過的劫難。
  新冠病毒的襲擊在許多方面影響了社會,並使經濟活動停滯。
  観光業和娛樂業,如戲劇和音樂,受到的沖擊最大,預計恢復也最慢。
  這兩個行業的結構是相同的--它們通過將人們聚集在一起來獲取利潤--但病毒使之無法實現。可以說,這對他們的打擊是最大的。
那麽,這兩個行業的未來是否暗淡無光?
  我不這麽認為。
  以音樂行業為例,在過去的20年裏,CD的銷量一直在持續下降,但現場音樂的銷量卻翻了兩番。 在互聯網時代,人們希望能接觸到現場藝術。
  我認為同樣的現象會在這場病毒災難之後發生。
  經過這麽長時間的分離,人們將尋求更緊密的聯系。

  我們意識到,我們有一個新的社會使命:培養負責恢復遭受如此大破壞的観光業和娛樂業的人才。
  我們希望與您一起,開辟藝術文化観光的未來。

  這次新冠病毒的襲來,還使都市人口集中的問題顯現出來。
  在未來,人口的分散和區域發展將是整個日本的挑戰。
  観光業和藝術文化被認為是未來地區振興的王牌。我們的辦學目標是培養在這個新時代發揮關鍵作用的人才,通過促進観光業和藝術文化,創造地區的繁榮發展。
  這裏的 "地區 "不僅僅是指日本的 "地方 "(非都市圈)。更指的是,海內外的各個地區,我們希望通過観光和藝術,將海內外的人們緊密聯系起來。

  我們覺得,將日本第一所深入研究 "藝術文化和観光 "的公立大學創建在但馬地區,而不是在大都市圈,正是我們時代的一個象征性轉變。 我們希望從這裏開始,為日本和世界描繪美好的未來藍圖。

Oriza Hirata

UP